A公益 贫困助学 助残募捐
会员登录会员注册找回密码
关于志愿者
志愿者分享

所在位置:首页 > 关于志愿者 > 志愿者分享

公益路上,我就是我
发布日期:2016-01-25浏览:607次发布者:沐朵

2016年1月23日,北京30年来最冷的一天。在这么寒冷的冬天,我们的志愿者仍旧奔跑在公益一线上。心里的暖早就已经超越外界的寒冷。在A公益众多志愿者中,有一颗冉冉升起的小红星----慕宇恩。自从她参加A公益之后,每周活动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希望、宝贝、恒爱,哪都是她的身影。今天我们就听听慕宇恩“小朋友”是如何看待公益的!

 

公益路上,我就是我
----无论经历风雨还是彩虹,我依然是我

 

我从小学就参加志愿活动,大概断断续续的也坚持了七八年,去年八月加入了一个新的志愿团体:A公益。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人,有了不少好伙伴,得到了锻炼。我一直努力让自己更加优秀,我参与了许多的志愿项目,其中有一个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宝贝之家。我在宝贝之家认识了很多有脑瘫的小孩子,我和他们成为了好朋友,每周去看他们时,不仅是要陪伴他们,帮他们做复健,更是要让他们了解外面的世界,让他们在未来可以融入社会,让他们有足够的自信可以和其他人相处。


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要参加志愿活动,我们并不富有,有时也需要帮助,就算我们竭尽全力也帮不了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们,更有可能的是,在我们投入了时间和精力之后,上天的一个玩笑就可能让它们化为乌有。
但我想说的是我参加志愿活动只是因为我愿意,或者说是我乐意。这个答案并不是一时任性而是经过长时间的考虑。


无论是有钱还是有时间都不能成为我们做志愿活动的理由,无论是没钱还是没时间也都不能成为我们不做志愿活动的借口。我们有钱有时间,可能并不是所有人甚至不是大部分人会去做公益,我们没钱但可以提供陪伴,我们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没有人一天是25个小时。曾经有人跟我说,她想做志愿活动。然而接连一个月我问她有没有时间的时候,她永远告诉我她有作业要写,有书要看。我当时只是笑了笑,没说任何话。因为我怕,我怕当我说出我所有书几乎都是在去志愿活动的路上用手机看的,我所有作业几乎都是在我室友睡觉后去寝室外猫着写完的,我所有没课的下午都贡献给了小孩子的时候,她会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我。我知道这对她来说一定是不可想象的,但我想说这样的生活我过了近乎五年,被很多人用你有病的眼神看过,但我想说我并不后悔,因为我知道,我能看到黑暗是因为心里有光,眼前的黑暗是因为背后有光。

 

曾经有一个故事,有一个小孩子在落潮后的沙滩上捡起一条条鱼用力扔进大海,海岸线很长,他扔不了所有的鱼,鱼有大有小,他也许只能扔进海里一部分鱼,有点鱼可能因为在岸上时间太久,即使被扔进海里依然死掉,有的鱼被扔进海里很快被大鱼吃掉,但小孩子依然在做这件事,这也许就是像志愿活动一样,我们帮不了所有的人,帮助的人也只能帮一程,有些帮助对于需要帮助的人可能来的太迟,但我们依然在努力。因为能帮一个是一个,即使只有十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只要我们每天用24个一分钟转发一条消息,只要有50个人看见,每天都要坚持,你两年就能帮助一个人。这并不是多么的难,并不需要你竭尽全力。

 

有的时候帮助别人就是抱一抱伤心难过的陌生人,也许你就救了一条命;你扶起了一个街边摔倒的老人,也许他的癫痫就不会发作;在进门的时候帮后面的小孩子等一下门,也许那个小孩子就不会被门夹到;在进地铁前不把自行车放在盲道上,也许你就帮到了一个盲人。

 

每次做志愿活动的心情大概不止于同情和怜悯,可能更像是守护和感谢,他们的脆弱和笨拙都让我觉得伟大,感谢他们给我机会让我了解他们,很高兴他们愿意对我敞开心房。我也许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伟大,也许没有办法在他们的生命中常驻,但我希望有一天,他们,那些我有意或无意帮助过的人们,也能成为他人生命中的微光,或许微渺,或许触不可及,但能转换为坚持的勇气,成为在穷途末路之时再咬咬牙的力量。也许会忘记我的姓名,忘记我的年龄,忘记我的长相,但希望他们记住在他们有困难的时候,曾经有人帮助过他们,给他们增加了一缕光,让他们找到前行的路。

 

这世上只有徒劳的结果,没有徒劳的过程。我们聚集了一群拥有爱心的实干派,互相感悟人世,大家因为志愿活动互相认识,互相支持,互相学习,互相感悟人事,是志愿活动让我们这群人去感染那些冷漠自己和周围的人,爱因为志愿活动而流动了起来,变得无比鲜活可感。爱不再是满足自私欲望的借口,爱是真实的付出。

 

志愿活动是什么,志愿就是最徒劳的行业。因为它是最真实的付出,是与受助人最真实的生命链接,是与资助人最真实的生命链接。任何除了“付出”以外的动机,都会被公益的真实性无情的伤害,除非真正的与那些生命真实的链接在一起。

 

那些孩子,陪伴和守护着我们这么一群傻傻的人;这么一群傻傻的人有的已经不再做公益活动,有的学着更加专业的做志愿活动,有的还在学习怎么真正的去爱,比如我。
我们所有人都经历过措手不及的伤痛,经历过失去:也许是一段童年的欢乐,也许是一份工作,也许是一段感情,也许是生命中重要人的离开,诸如此类,带给我们的伤痛,并非言语所能描述。


我们需要知道伤痛是什么,也需要了解别人或者自己的失去其本质到底是什么,然后我们才能接受受到伤痛后的各种反应,包括感情上及言行举止上失落者的回应。


就像你的家具一团乱,你的心情烦躁,你不要被修理——那只是家具坏掉了,但不是人坏掉了。我们流泪,哭泣,哀嚎,我们被造是会哭的,这是对悲伤的合宜反应。


伤痛带你进入未知的世界,这是一个混乱无序的过程,你将不会控制它,你也不能安排它的表达——因为你不是爱的本体,就像当你身陷泥潭时不能揪着自己的头发上岸一样,但我们没有理由去质疑去排斥陷在泥潭中的人们悲惨痛苦的呼喊,他们是实实在在要依靠旁人用爱去拉一把的。


我们所帮助的孩子都是被父母抛弃的弃儿,他们大部分都身患疾病,或身有残疾。有人说,这些孩子将来会扰乱社会秩序;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太多的不便甚至是麻烦。有人说即使让他们接受教育又能怎样。——可是,每个人生病都会治病,没有人因为生下来会死就拒绝活下去。只要还活着,每个人都可以去渴望美好。在生命的篇章中,人们也从来都不是独奏者;在生命的篇章中,爱也从来都不能独奏。


即使在爱的路上我们会无助我们会无力,也正是这种个体的无力感才将爱的乐章演奏的更加响亮:我们被造是会哭的,我们生下来就是会遇见生命的无常,我们痛过,我们哭过。,如果可以再次遇见爱,为何不重新开始。
也许当每个人都切实痛过失去过才会明白,那些曾经被我们排斥的一系列反应是人在经历伤痛后的本能表达,形式各不相同,本质却是一样的——只有爱,可以抚平一切伤痛。
希望同为人的我们不要排斥拒绝这些曾经和现在都在受到伤害的孩子。希望每一个接触这样被深深伤害过的孩子的人,都更珍惜与他们接触的时光。


谢谢你们,让我可以遇见并了解你;谢谢你们,让我在志愿路上渐行渐远。谢谢你们。你们有礼貌,懂得去理解别人,关爱弱者,分享美好。即使你们被病痛摧残,可你们身上却散发着爱与生命的强大渗透力,在看到一个大一点的孩子拿着勺子喂一个小孩子的时候,我没有理由不相信:爱是一切存在的意义。
《法国论》里面有句话,既是开篇语也是结语,我很欣赏。他说:eadem mutata resurgo,这是句拉丁文,翻译成汉语大概就是,经历各种变迁,法国依然是法国;更文艺一点大概就是:百变重生,依然故我。这也正是我想说的。我,就是我;无论经历风雨还是彩虹,我依然是我。


 

                                                                              

A公益:慕宇恩

2015年1月25日

 

 

 

 

 

 

* 评论